故意傷害 詐騙罪 交通肇事 盜竊罪搶劫罪 故意殺人 死刑辯護 取保候審 石家莊刑事律師 貪污受賄罪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刑事辯護 > 搶劫罪 >

單親青年為了惹事進監獄搶劫出租車辯護詞

時間:2019-07-03 09:48來源:www.gnxrn.tw 作者:李建朋律師 點擊:
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河北xx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xx父親秦建書委托,并經xx同意,律師事務所指派本律師擔任被告人xx的辯護人。辯護人經庭前閱卷、會見被告人、參與法庭調查,現就本案發表如下辯護意見。
        一、本案是非常特殊的案件,是一個只在電視或者司法考試題中出現過的經典案例。從目前證據看,不能認定被告人構成搶劫罪
        1、被告人不具有搶劫的主觀故意。
        構成搶劫罪的主觀目的必須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為目的,被告
人的主觀目的不是非法占有受害人的財物,而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滋事、惹事兒,發泄不良情緒進監獄呆兩天,故意惹父親生氣,擺脫父親的數落。
      首先,通過受害人和被告人的筆錄均能證實被告人在“搶”出租車時,是為了進監獄呆兩天。被告人和司機說、‘我不想傷害你,你下去吧,我就想進監獄住兩天,等我走了你就報警’如果是搶劫,被告人不可能主動告訴司機姓名,主動讓司機報警,由此可以看出被告人完全是酒后滋事,通過這種方式來發泄情緒。
其次、通過被告人的行為,能證明其主觀目的不是非法占有財物。被告人告訴司機自己是贊皇人叫xx,主動讓司機下車后報警,占有車后故意在市區轉悠等著警察來抓他。如果這是搶劫,這種自殺式的自投羅網顯然不合常理。被告人確實花了司機的一百元現金,但是不能單獨的把這一情節割裂開來,以此認定被告人主觀上有非法占有目的。被告人在趕司機下車時并不知道車上有現金,只是在司機下車后發現車上有現金,順手花掉,這只是他滋事發泄情緒的一個情節。如果認定被告人是搶劫,為何他只花掉一百元現金,卻坐在六萬多的車上等著警察?為何把上千元的手機扔掉?這些財物的價值遠遠大于一百元,丟了西瓜撿芝麻,這顯然不合常理,他完全可以把車和手機低價賣掉。很顯然花掉一百元現金也好,扔掉手機也好,都是被告人發泄情緒的一種方式,以此達到進監獄的主觀目的。
        最后,被告人之所以想進監獄住幾天,一是醉酒后糊涂、沖動;而是從小缺少關愛,單親家庭長大,由于父親管教嚴厲,對父親有逆反心理,總想給父親惹事兒。據被告人陳述,他從小有先天性心臟病,由于家庭貧困,無力醫治,直到他12歲父母離婚后才給他做手術,后來母親基本不管他,父親對他很嚴厲,經常訓斥他,他感受不到關愛。所以比較叛逆,什么事都和父親反著來,經常會故意惹出點事兒來故意氣父親。所以我們不能單獨的看這個案件,要結合被告人的成長環境才會發現他的作案動機是什么。之所以發生本案,是被告人從小缺少關愛,長期心理抑郁;加之案發前和同事鬧矛盾,又喝了酒,后來打車到了父親的出租屋,猶豫再三,沒有推門進去。之前父親管教、責罵的畫面統統出現在腦子里,在此情此景里,在酒精刺激下,所有積累的不良情緒爆發,才有了惹點事進去住幾天,這樣父親就說不到了,這樣的糊涂想法。
       2、被告人沒有沒有采用暴力給司機造成傷害,他只是采用嚇唬甚至商量的語氣讓司機下車并報警,不具備搶劫罪所要求的暴力威脅程度。
       搶劫罪作為刑法中的重罪,其構成要件是相當嚴格的,暴力對被害人所造成的精神強制及身體強制應當是明顯的。但本案中,被告人明確強調不想傷害司機,主動讓司機下車報警,整個過程確實也沒有給司機造成傷害。被告人拿刀架在司機脖子的行為更像是一種嚇唬式的表演:為了讓警察抓起來,而做出的表演,并非真的要對司機采取暴力行為,他嚇唬司機,也是為了讓自己報警來把他抓進去
        退一步講,即便存在暴利威脅,也未必構成搶劫罪,比如說我見義勇為抓小偷,臨時搶過來一輛摩托車去追趕,這不能認定為搶劫吧?認定搶劫罪除了有暴利威脅行為,必須還要有非法占有的主觀目的才可以,而本案中被告人并不具備搶劫罪的構成要件。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錯案工作機制的意見》明確指出,要嚴格執行法定證明標準。定罪證據不足的案件,應當堅持疑罪從無原則,依法宣告被告人無罪,不得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決。對于定罪證據確實、充分,但影響量刑的證據存疑的,應當在量刑時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處理。
因此,辯護人認為,本案證據不足以證實被告人有非法搶劫的主觀目的,故應認定為無罪。退一步講,即便構成犯罪,也是尋釁滋事罪,而非搶劫罪
 
        二、被告人實施的行為是典型的酒后滋事行為,其行為是違法的,而且造成了危害后果,但是,該行為尚不構成犯罪,應當應追究其行政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05]8號)的第九部分第四條明確規定了《搶劫罪與尋釁滋事罪的界限》:尋釁滋事罪客觀上也可能表現為強拿硬要公私財物的特征。這種強拿硬要的行為與搶劫罪的區別在于:前者行為人主觀上還具有逞強好勝和通過強拿硬要來填補其精神空虛等目的,后者行為人一般只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
       本案中被告人之所以強拿硬要,主觀上是酒后為了宣泄長期壓抑的扭曲的不良情緒,并非為了占有財物。
被告人雖然實施了違法行為,并且也有尋釁滋事罪的主觀特征,但是,其行為尚不構成情節惡劣,應當屬于情節輕微應受治安處罰的行為。被告人并未對受害人造成傷害,并不是對被害人肆無忌憚、隨意地毆打;給受害人造成的損失也就不大,且受害人及家屬愿意賠償受害人損失(但是受害人要六萬元,所以暫時沒有達成諒解)。辯護人認為,被告人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尚不構成犯罪,應當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對其處以行政處罰。
        三、退一步講即便被告人構成搶劫罪,也屬于應激情犯罪,屬于情節輕微、危害不大,已取得受害人諒解,應判處緩刑
         被告人是首犯,無犯罪記錄,已經對受害人進行賠償并取得了諒解,依法應從輕、減輕處罰。是多年的悲劇經歷造成了本案的發生,被告人也是一個可憐的受害者,本案中被告人不想傷害司機,也沒有對司機造成傷害,也沒有造成社會不良影響;關于搶劫金額的認定,因被告人對出租車及扔掉的手機不具備非法占有目的,所以不應認定為搶劫的財物,且被告人和受害人供述的手機顏色不一致,只憑受害人出具的收據不能認定手機的顏色型號和價值,目前手機已找不到,目前證據不能認定手機價值。最多把一百元現金作為搶劫的財物,被告人也愿意積極賠償,所以本案情節顯著輕微。加之本案定性方面存在諸多疑點,依據寬嚴相濟的刑事法律原則,對被告人判處緩刑。
 
辯護人:李建朋律師
 
年  月   日
 石家莊刑事辯護律師李建朋法律咨詢電話:15930106135。
(責任編輯:喬峰)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推薦內容
求比特币矿池地址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白小姐四肖期期准 广西快三今日推荐号 捕鱼之海底捞电脑版 湖北快3网上可以买了吗 三肖中特黄大仙i 重庆时时 六肖公式计算公式 重庆时时的概率 安徽快三开奖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 两码中特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直播 广东时时怎么投注 重庆时时助赢软件 浙江快乐12软件下载